旅人分享~荷風夏水--泰北清邁.清萊 雙城記  (下)   

文 / 瑪可可、北緯25度      圖  /北緯25度

Makoko早起到美麗殿寬敞舒適的房間外的露台寫日記,而我還在沉睡中,昨晚我們一時興起談得太晚了…

P1110111-s.jpg  

我們住的清萊美麗殿酒店內有兩棵參天大樹,其一就在露台外,時間在這裡很安靜也很舒懶,很適合敲文字。我看著Makoko沉靜飛快的敲著鍵盤,有點感動也有點感慨,我們相約十餘載,至今才完成了一同旅行的夢想,至於我們的文字夢呢,能否成全還在未定之天。泰北跟多數的東南亞國家一樣,城市與林木合諧共存,稍不經意,溜雨滑霜黛色參天的巨木便撞入眼簾,地處山區碧蔭盎然,我總在中南半島偷得意想不到的涼意。這涼意間或來得不恆久,卻每每總是給我帶來身處熱帶的意外之喜,這些年我慢慢對這裡的水文天氣有了不一樣的觀感。

    

P1100882-s.jpg   
藝術文化園區


P1100918-s.jpg  

一早到「藝術文化園區」,下車就被每一個峯迴路轉所吸引。這是泰國蘭納文化的展館,在南洋參天大樹和熱帶叢林間散落的木屋群,每一座看似古樸簡約,但工法都不簡單。尤其是拾階而上進入到多層拱頂的金殿,裡面收藏了許多蘭納的古文物,是清萊人民建造獻給皇后84歲壽誕的賀禮。除了令人嘖嘖稱奇的建築,在園區的步道上還發現了超長的螞蟻雄兵的隊伍,傾巢而出令人頭皮發麻,行軍隊伍之長就像當年的滇緬遠征軍。可惜這裡停留的時間太短,兩人一路趕,每個令我們驚賞的木雕藝術品都只能驚鴻一瞥,根本來不及細細品味,有些洩氣!

 

P1110254-s.jpg
玉佛寺

  

匆匆趕到玉佛寺,是位於清萊熱鬧市區裡的一座信仰中心。雖然不大,但看得出是有間香火鼎盛的寺廟,家鄉龍山寺富麗莊嚴,越北的廟宇材質單調,缺乏藝術氣息,泰北玉佛寺則是精美而小巧。但菩薩低眉,走到哪裡都悲憫眾生,哀我劬勞且癡愚,總是汲汲營營。脫鞋拾級而上,大佛正坐大殿低眉慈顏相迎,Makoko的睡前寫下 : 我雖不求,但心也不定,總沒有生發於心底的感通。我倒覺她不但不求,心中較往日更為淡定,這是她的人生轉折最大最幸福的一年,和「真命天子」共結連理,晉級成為「人妻」的身分,溫馨幸福。而我則是另一番轉折,讓我每每忍不住在在參訪寺廟時,五體投地的虔誠祈求十方諸佛接引善良溫柔的父親前往西方淨土安歇,將來再來渡化我們,深信人有神識,而一生行事和雅的人值得往更美好的境界住世,我對佛祝禱,入境隨俗的供上一朵青蓮。

吃了飯,告別了清萊,開了近三個小時的山路,回到了清邁,驅車直上素帖山,換搭纜車,直達素帖寺(雙龍寺)。

P1110255-s.jpg
P1110003-s.jpg 
雙龍寺

 此寺據說是白象駝著釋迦牟尼佛的舍利子,走了多日,最後來到此地,一聲長鳴倒地而亡所選定的佛所。金壁輝煌的舍利塔,把天空襯得更藍,塔的四周有虔誠跪拜的信徒,有繞塔默念佛號的行者,也有不少金髮藍眼的西方人或攝影取景或閒坐仰望,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著塔裡的舍利子致意。花二十元買了三枝一束的短香和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在佛前跪拜,將短香插在船型的香爐,把蓮花供養在佛前的花臺,再點上兩枝小蠟燭插在一長列的燭台上,最後浴佛三杓,我完成了一次泰式的禮佛儀式。Makoko提議隨俗默念佛號繞佛塔三圈,祈求平安喜樂。金色的塔、湛藍的天、肅穆的建築、八方雲集的信眾,和入鄉隨俗的西方背包客,這裡是人們祈求神心靈相應的聖殿,也是攝影人的天堂。

 P1110072-s.jpg

 
晚餐在著名的永源餐廳用餐。改建自中式傳統屋舍,門口還有中國老字號的橫匾,端端正正刻著中文「永源」。穿過二進的中式家屋,後花園是南洋風味的園藝造景,很自然地銜接到後方加蓋的泰北柚木建築,兩種建築的自然結合,也說明了南洋數代華人們文化上的兼容並蓄。前方的中式古屋展售藝術工藝品,後方的泰式建築則是提供道地泰式料理的河濱餐廳,我們就在此傍著湄濱河,看著金光灑落的河面上,一艘奮力前行的長舟,看著綠葉密織的樹蔭下,一對忘情熱吻的歐洲戀人,享受著清邁寧靜的傍晚時分,泰國蝦餅大如甜甜圈,好吃得令人口水垂涎,我這才明白台灣泰式餐廳頗受歡迎的月亮蝦餅,充其量不過是薄薄的蝦片,難怪總是引動不了我的口腹之欲。晚上又回到了清邁美麗殿酒店,酒店外就是有近千攤的著名觀光夜市,兩人從八點逛到十點半,價亂殺一通,東西可沒亂買,挑了許多中意的玩意,在這裡會令人不覺就大開殺戒,等到清醒,才覺得其實泰國和台灣的物價也差不了多少!不過清邁夜市街頭小販的巧奪天工的手工藝品還真值得人禮讚一番
!

   隔天是瘋狂購物的一天。一早去珠寶店,我痛下殺手買了紅寶項鍊,Makoko希望它能為我招來真命天子,這點我倒是無所求,純粹是美麗的寶飾令我一舉打破前幾日消費趨近於零的堅持,成為消費女王,Makoko買了兩千元的黃寶戒指,盼能招來偏財好運。我們兩個錢花得掙扎心虛,但一到下一站就又忘了,在皮革廠,我買了個鱷魚皮夾、在銀器店買了副銀製耳環,價格不斐,Makoko則買了女用珍珠魚皮夾,我們乖乖拿出卡刷,皮夾、耳環我預備買來送給家人,這本下得有點重,對我來說感覺有點奢華,我說這是在「搏感情」,幻想他日財力遠優於我的老弟回贈我萬元名牌包,我這算盤打得美美,純粹是一番天馬行空的幻想。

 P1110132-s.jpg P1110169-s.jpg 

P1110256-s.jpg  

一個男店員說他們的生意都靠台灣人,並語帶感情的看著我們說,他今天能站在這裡都要感謝我們。接著是燕窩店,昂貴燕窩雖然價格只有台灣的一半,令人購買慾望蠢蠢欲動,但誰叫某某人曾經說過燕子為了燕巢老叫人類偷走,不得不一再吐口水築巢,終於因為人類過度的濫採,導致燕子過勞吐血而亡,這,故事說成這樣,叫人還怎麼買得下手呢……。血拚還未終結,回酒店用餐,填飽肚子,再殺到土產店,別人掃青草膏,我們掃曼谷包(哈哈,該說是清邁包,買不到行家指定的品牌),一場混戰,挑貨、結帳、補貨、裝箱打包……秋風掃落葉,大家大包小包,店家眉開眼笑。告別清邁前當然得再來個泰國古式指壓,這回一改前兩天我對泰式按摩的評價,指壓的功式和之前的不同,不但指指落在穴點,而且力道勁而不露,柔裡運氣,不時聽到有人「呀!」,隨後又是放鬆地「唉!」,非常舒服的兩個小時。

 P1110219-s.jpg

為了告別清邁,頂著下午五點仍是炙人的驕陽搭嘟嘟車遊古城古寺。混在下班下課的人車潮裡,好像跟這個即將離別的城市又更親近了。車沿著護城河走,看到古城的殘壁很自在的佇留在街中,成為市景的一部分。我發現清邁像個內功深厚的高手,蓄積著沈穩,車不少,但很少聽到喇叭鳴笛的不耐,人不少,但聽不到言談裡的浮躁,途中車停三個國王紀念碑及大塔寺。

P1110253-s.jpg  

P1110247-s.jpg  大塔簡直像座金字塔般高高的矗立在石階鋪成的小丘上,崩落了一半,剩下的殘蹟更顯古意地展示歷史的痕跡。塔座是姿態各異的大象圖雕,神性的象群守護著佛塔,佛塔四個正向各端坐著四尊釋迦摩尼大佛,佛低眉照看仰視的人們,人們透過佛塔看向無際藍天正如佛法無境的虛空法界,人怎能不謙卑不悔過,一個美麗的歐洲女子坐在金色的陽光下,不畏艷陽,專注的神情,似乎正在書寫異鄉旅記,不遠處幾個著黃色袈裟的小沙彌在樹蔭下悠閒的邊說邊聊,褪去了袈裟,不就是幾個與一般孩童無異,無憂無慮,正和朋友們談天說地的男孩們嗎 !

P1110257-s.jpg  

  告別泰國最後的晚餐,果如所料為留下最好的印記將會是最精心的安排—黑森林泰式餐廳。菜倒不見最好吃,但餐廳的造景確實是最特別。熱帶雨林的深處一座大傘型的泰式涼亭,放眼皆被綠世界包圍,連廁所都設計得非常叢林。轉開水龍頭,是一道道奔落流洩的迷你瀑布。大陽傘下是個聯合國,各色人種齊聚,幾個超可愛金髮藍眼的洋娃娃在裡面探險般地玩得不亦樂乎。

P1110258-s.jpg   

把握離境前最後的幾小時,到訪機場附近的清邁夜間野生動物園。園區分南北兩區,乘遊園專車去探訪動物的窩。夜裡的動物處在備眠的舒懶裡,但來訪的人們卻激動得驚叫連連,尤其是數隻貪吃的長頸鹿把頭伸進人堆裡討食,眨著無辜的大眼、長嘴伸出長舌捲起紅蘿蔔、香蕉,引起的騷動幾乎快把車給掀翻了,這回來泰國我深深的愛上活潑稚氣的大象和美麗温馴的長頸鹿。遊園車在山區穿梭,晚風極涼,四週的黑深不可測,在山裡摸黑前行,想起那次和華到大山背賞螢,當時兩個人也是這樣被黑和恐懼包圍著,但也是如此才看到了最美的螢群和星子。才想著,抬頭竟然天際也高掛著當時一路陪著我們的北斗七星,哈哈!彷彿老友重逢。參觀南、北園區間穿插了人妖秀和雷射水舞表演,水準平平。倒是天邊懸著的一彎星月,令我有些想家。

 導遊阿維一路陪我們直到入關,每次和地陪揮手就是真正的道別,此生應無法再見,我仍很珍惜這種離別的傷情,阿維的揮手是導遊中我見過最戀戀不捨的道別。我答應了給他找異域的舊片子讓他補看結局,還要給他找泰國禁播講泰皇五世故事的國王與安娜!夜裡1140分的飛機,掃了一下報紙,這幾天台灣好像沒啥事,想想也不過才離開五天,但這五天好像做了不少事感覺很快又很漫長……

 

 

盈達旅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