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瑪可可.北緯25        / 北緯25

7月3日(日)

早上到清邁的湄登象園騎大象、搭牛車、乘木筏。坐在象背上,用另一個角度觀察森林,人變得巨大了起來,我和Kelly的大象是個過動兒,一路追趕想搶頭香,也許和象夫的個性有關。象夫在象頭上坐得自在、上下自如,不時哼歌,像是在哄著伙伴–座下的大象,又像是怡然自處於林深處。木筏沿河而下,靜謐的河面傳來船夫和旅客的對話,爽朗而熱鬧,划近一看,是來自杜拜的一群年輕人。女孩穿著回教傳統的服飾,一身黑加上頭巾,但化著極時尚的眼妝,手拿著看來不便宜的單眼鏡頭,然而更吸引人的是她藏不住的高昂的青春和爽快的豪邁。仔細一聽,才知船夫不過是大聲的重復著她的話,就這樣也能把那群年輕人逗得止不住笑,兩個不同族群的人也這樣雞同鴨講的沒有阻礙的溝通著。緩慢而混濁的河水顯得有些年歲,船櫓劃開的一波波笑聲中,雨停了,露出了陽光。

c6.jpg  
騎乘大象涉水渡河比我想像的刺激

c5.jpg 
C4.jpg 
SUDA是象群中最有靈性的一隻,他畫得大象比例很精準,比我還會畫,導遊說懶得學的大象只能當馱夫,聰慧的便當表演者,而SUDA跟另外一隻象是唯二的畫家

中午的芒果糯米超好吃的。Kelly和團員打破的沈默,於是團裡也熱鬧了起來。下午離開清邁,到清萊。路上參觀了號稱世界第二莊嚴的廟宇—清萊龍坤藝術廟。一個周遊過西方現代藝術殿堂的創作者,回到故土立願將藝術奉獻給自己的故鄉,歷時十數載仍未完成,通體白色華麗雕刻的佛寺,卻融合了許多現代與潮流的元素,小叮噹、蜘蛛人、未來的世界都出現在大殿旁的巨幅佛像壁畫上。展示的畫作結合了傳統佛教意象和後現代的夢境,雖是拼貼融合,但佛意的莊嚴不減。佛殿外層鑲上一片片的鏡面玻璃,象徵著智慧照耀全宇宙。走向正殿的長橋,從橋頭滿佈的妖魔陣中出發,一步步不能回頭的走向最終法身端坐的阿彌陀佛,走得有些步步為營,就怕一不小心,動了雜念回了頭,又得落回凡塵。據說這通往佛殿的天橋有著逃脫輪迴進入佛界之意。這座白色的廟宇純潔美麗的叫人屏息,可惜我們見不到旭日東昇或夕陽西曬灑在白瓦的金光,陽光、白寺、波光瀲灩交織的絕美只能憑著手中明信片想像,但即使只是現在這樣,坤龍,也已經夠美了。

C3.jpg
坤龍藝術寺

晚上入住清萊的美麗殿,十足的五星級,房外的陽台,依著棵大樹,足以想像是座落在森林裡的樹屋。晚上去了泰式按摩,不大的木製地板上,整齊的放了幾個榻榻米,空氣裡混著奇特的草香味,有草席也有香精油的味道,淡而不膩,這種氣味散播的靜寂把空間給拉大,冷氣電扇規律的轉著,大夥卻克制地沒人喊痛,也許是別人都喊著重一點重一點,只有怕痛的我用泰文喊著「抱抱.抱抱」—輕一點輕一點,總之於我倒不是忍痛,而是真的不痛! 間或只有按摩師幾句閒聊的笑聲,二個鐘頭很認真卻沒落在穴點上的按摩,給了一百的小費,她有些訝異,但隨後是發自內心的微笑,想她也許是個媽咪,今晚的收穫也許可以給小孩買些好的零嘴,想她也許是初入此行,客人的大方是對她的肯定,想她也許是……哈哈,她臉上的笑容是最真實的,她心裡的感謝也是最具體的,陪著我上廁所,招呼我喝茶,不是社會化下利益關係的刻意的討好,仍是帶有純樸的一種表達感謝的直接,一百元可以買到幸福,實在值錢。

  

7月4日(一)

C1.jpg 
緬甸街頭穿著沙龍的中學生談笑著

 

c12.jpg 
專注攝影著祭祀儀式的小沙彌


早上八點出發到泰北的邊境城鎮美塞,準備通關到緬甸。多年前,島國人我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通關不過只是一步之遙,從一國跨到另一國的快感,是在中尼邊界。那次下著滂沱大雨,一行人拖著行李,一身狼狽地跨過中尼大橋,當時有種歷經險阻歸返故國的壯烈感。一樣似乎是一橋之隔,緬甸顯得落後多了,錯雜的街容、泥濘的道路、混亂的交通……但和泰國比起來,也就較符合我的異國想像。大其力城,嘈雜而顯得忙碌熱鬧,但人們悠閒自在,於是這熱騰騰就顯得有些故意的嬉鬧,而不是正經八百的營生。於是坐著三輪機動車一台台的魚貫成車龍地狂飆穿梭在錯雜的街道時,也就有城市裡冒險的刺激。看了傣族的聚落、吃了小巧成束的玉米、來到小金塔。緬甸和尼泊爾很像,街市裡揚起的黃土,陽光裡總是有一束束懸浮的光束,人們臉上靦腆而純樸的笑容,就算肩上、頭頂負著重,你仍覺得他們是輕的,不同的是,尼泊爾時單身的我和妹妹,現在都找到了各自的幸福。看著成群穿著白衣在僧侶帶領下虔誠的繞著佛塔的信徒,繞佛就為了繞佛,我想真正的虔敬是無所求。邊境的男女不分老幼在臉上抹著薄薄的一層泥,問了導遊阿維,果不其然猜中了是為防曬,至於效果如何,哈我倒覺得古銅色臉龐上開著一朵朵美麗的笑靨,怎麼看都美,曬不成白其實真的無所謂。

在白玉佛寺,在大殿又遇到一批信徒,和他們一起端坐閉目念佛,他們帶上年紀的虔敬裡,有我現在還不太懂但很羨慕的「甘願」。一個小沙彌手裡拿著相機專心的拍照,將祭祀的過程記錄下來,想是在執行師父交辦下來的任務吧 !但願自己也能帶著那樣專注投入的神情做好當做之事,直到他的小師兄指著我的鏡頭喚他,他才咧開小嘴巴對我們輕輕一笑。

回到泰國準備上車時下起了滂沱大雨,雨來得疾也走得快,雨後天氣就不客氣的熱起來。到了金三角博物館,下車時的艷陽就令人像吸食了鴉片般的庸懶。在博物館花了十五元泰銖買了郵票寄明信片給華,告訴他,我一個人吃喝玩樂時還是有想著他,哈哈!坐長尾船渡過混濁泥黃的湄公河在寮國登岸。kelly拍攝時發現了個頭臉都有些爛掉的孩子,但孩子似乎還玩得很樂,只有在同伴拉掉了他頭上的帽子時,才豪放的哭了起來。Kelly為了寮國的郵戳於是花了五十泰銖也寄了明信片,才發現其實是商家自蓋郵戳,而且信箱簡易到側邊有個防小人的小門可以直接拿取信件。

c9.jpg
猜猜回家幾天後家人才能收到來自寮國的家書呢?

c10.jpg 
寮國邊境的小店老闆娘兼做郵局局長.郵戳DIY.郵資泰銖50

來到五族部落少數民族村,看到了長頸族、大耳族、阿卡族,參觀了他們的茅草住屋、買了木雕和織品,女人頸上都套了銅圈,說話、表情都特別温柔帶羞。這一小部分為了方便人們參觀而被移居集中於此的少數民族,被觀看取代了他們真正的傳統生活。他們已經十足商業化了,殺價怎麼都殺不下來呢。

晚餐是超好吃的泰式料理—孟美餐廳,還有現場駐唱,美國鄉村民歌,充滿了玩偶玩物很有童趣也很有園藝野趣的餐廳。回程在落日餘暉中,到了傳統市場還了超便宜的水果,提了不小的一袋,也只要34泰銖,還發現了前所未見的「蛇皮果」。c7.jpg

晚上悠閒了,和Kelly閒聊,從她家聊到我媽,門當戶對的傳統包袱和客家女人的堅韌性格。乘著夜色,到湖邊走走,眼前有摯友相伴,遠方有愛人等候,留在這自在輕鬆,回去也快樂安然,今晚我覺得我很幸福。

 泰北的街道乾淨得令人驚訝,已和多年前遊曼谷時給我嘈雜印象大不相同,這裡的人開車很安靜,不似河內擾攘,這裡沒有太多的流浪貓犬,阿維說泰國是佛教國家,捕捉了動物並不撲殺,送到廟裡僧人願意飼養,對生命的尊重,'讓我覺得這裡比台北進步。我想起了那天在大象學校見到會畫畫的兩隻大象,特別是叫SUDA的那隻,他畫得「自己」畫得很像,我想讓我拿筆畫一隻大象,都不會畫得有他的一半好,動物是那麼的有靈性,可是人類總是很差勁的對待他們,我想得有點太遠了…

 這幾年我走遍了東南亞的許多國家,本來是為了現在懶得坐長程飛機去太遠的地方,我去了柬埔寨吳哥窟、印尼Bali、越南河內雙灣,這次再度到泰國走訪北部雙城,發覺自己逐漸愛上了這裡,純樸的民風、精緻的手工藝、好吃便宜的水果、異國與本地情調交織的街道、隨處可見的歐洲觀光客,還有,泰北高大的帥哥竟然不少,那是真,比起越南,泰北的男生似乎高大英挺許多哈,而最令人醉心的莫若隨處可見霜皮溜雨黛色參天的古木,我們住宿的清萊美麗殿正好圍繞著一棵需數人才可環抱的巨木,樹木林立城市,鄉村式餐廳不開冷氣,樹蔭便是天然的電風扇,這裡不熱,夏天的台北盆地才是熱帶。

c8.jpg 
泰北傳統市場果菜攤幫忙家裡做生意的中學生

C2.jpg  

c11.jpg  

 

 

 

盈達旅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